欧易

欧易(OKX)

国内用户最喜爱的合约交易所

火币

火币(HTX )

全球知名的比特币交易所

币安

币安(Binance)

全球用户最多的交易所

“五百年来一大千”绘画系列——张大千人物画赏析(八)

2023-05-22 23:51:27 6

摘要: 松下悟道 立轴 设色纸本 题识:得意三杯能悟道,酕醄数斗亦通神。先生饮酒犹知误,慎矣高风独醒人。先生欲饮辄醉,是隐于酒,非溺于酒也。欲赴糟邱盍师靖节。大涤子写渊明诗意王梦楼题句为吾友唐吉生所藏,后为人篡去,今不知落何人手矣。蜀人张爰。钤印...

松下悟道 立轴 设色纸本

题识:得意三杯能悟道,酕醄数斗亦通神。先生饮酒犹知误,慎矣高风独醒人。先生欲饮辄醉,是隐于酒,非溺于酒也。欲赴糟邱盍师靖节。大涤子写渊明诗意王梦楼题句为吾友唐吉生所藏,后为人篡去,今不知落何人手矣。蜀人张爰。钤印:季、元。

题跋:若复不快饮,空负头上巾。但恨多谬误,君当恕醉人。 钤印:它山之石。

读书图 镜心 设色纸本 1940年作

题识:玉脑晨灯照泬漻,琅函墨转已千遭。丈人自有深深意,不为松风学弃瓢。庚辰十二月,大千居士爰。钤印:张爰之印、大千。

张大千喜以高士题材表现文人雅士所独有的清雅高逸。是幅《读书图》为大千众多高士题材中少有笔意。悠悠松下现一儒雅之士,席卧石捧卷嗜读,一足露出袍襟,不禁使人联想高士此时正读至妙处,一瞬间全然不觉己足履出襟。传神之处颇令观者叹服。

竹林高士图 设色纸本 1940年作

款识:高呼文与可,长揖王子猷。真赏邈千载,人物怀风流。春服媚晴埜(野),淇水动清讴。每得入图画,避世霾离忧。玉岑旧题予画句,其康仁兄法家正之。庚辰冬张爰。 钤印:张爰(朱)、大千大利(白)、大风堂(朱)、大千豪发(白)

荒江丛筱 设色纸本 庚辰(1940年)作

题识:荒江之滨,沙砾之地,从筱生焉。多而不删,孤而不益,偃仰欹直,各任其天。此厩马万匹,作曹将军粉本,自有超然领会处故也。庚申十一月。大千张爰。钤印:张爰之印、大千。

登秋山图·行书自书诗卷 手卷 张大千 溥儒 1940年作

题识:万里道兄乱后相逢,桂林同游月看七星诸胜,予置罗中之明年君亦避地西来成都小聚。握手相看时,杂悲笑顷后访予山中登眺之余,出行箧中劫余之看画相与赏藻萍聚无常,乱高昌极不可不有以留念者。君因振笔作五株松命予补成作时,携归江南,每一披阅,如在此山中风雨对床也,君明日即将入成都,南登峨眉,尚有吟咏幸寄戏快读。庚辰五月十九日,青城上清借居弟张爰。钤印:张爰、大千、大风堂、青城客、上清借居。

题跋:(文略)西山逸士溥儒。钤印:心畬、溥儒之印。

松林高士图 立轴 设色纸本 1941年作

题识:偶忆东坡居士诗山中唯有苍髯叟句戏写此。辛巳秋日,大千张爰。钤印:张爰之印、大千。

张大千的高士画,包括自寓式自画像在内,画得最多的是禹禹独行或单一伫立的高士,持杖或无杖,有少数不作配景者,有配以简单的山水或树木者,松、竹、芭蕉、梧桐、荷塘等等最为常见。宋代文人苏东坡(1036-1101)才情纵横,是中国历代最受后人尊崇喜爱的文人典范;苏东坡恰好是四川人,与大千是同乡,更是大千所倾慕的古人。张大千曾多次以苏东坡为题材进行创作。此画是大千早年的文人写意画风,以东坡句“山中惟有苍髯叟”入画,画面中央的苏东坡面目清秀,一手握书卷,一手策杖,预示着文人身份,并若有所思伫立于繁茂的苍松下。人物线条的用笔紧密绵延,在细致中别有一种遒劲的力道。从题跋上可知此画作于1941年秋,当时是张大千已赴敦煌研习壁画,但从此幅上看敦煌壁画的熏陶尚未明显,依然展示的是他摹古临古的扎实功力。

坡仙笠屐图 设色纸本

款识:借来雨具作春游,惹得妻儿笑不休。自是平生无长物,略同坡老在儋州。雨中借具出游,戏拈此诗。已而作坡仙笠屐图,遂书其上。爰。钤印:张爰私印、大千富昌大吉。

东坡一生,盛名与危谤适若相乘,大千画古代高士,尤喜绘东坡,画其吟望,画其笠屐,且常常将自己形象掺入画中,在其它带有自画像性质的山水画中,画家的形象也常常冠以东坡笠,画家对这位乡贤的敬仰与追慕之情流露无遗。

坡仙笠屐的典故,指苏东坡流放到海南儋州后,一天去看望黎子云,路上遇雨,便向附近农家借得竹笠和木屐以避雨,但穿戴起来却甚是奇怪,惹得当地妇孺争笑,连狗也对着他吠叫,苏东坡只是说:“笑所怪也,吠所怪也!”后人引此事,却是赞美苏东坡旷达乐观、与民相亲的襟怀和气度。张大千此画中题说自己雨中借具出游一事,与“东坡笠屐”竟有相通,所以自称“自是平生无长物,略同坡老在儋州”,而画中人物虽头戴竹笠,脚踏木屐,却丝毫不减威仪,神情澹定,目光如炬,长髯飘拂,持杖怡然前行。题材本自高华,而又配以大千自己所作诗句,意境愈现深邃。

东坡先生笠履图 1947年作

东坡居士笠屐图 镜心 设色纸本 1941年作

款识:仿元人任子明笔。辛巳六月朔一日,敦煌莫高窟作。蜀郡张大千爰。钤印:张爰印(白文)、三千大千(朱文)。

题跋:1.(文略)辛巳新秋沅叔傅增湘书于藏园之石斋。钤印:戊戌翰林(朱文)、傅增湘印(白文)、双鉴楼(朱文)。

2.(文略)张朝缪。 钤印:日翔(白文)。

苏东坡是张大千最欣赏的一位诗人,也是张大千除了本人的自画像外画得最多的一个男性形象。在他眼里看来,这世上够得上“奇”的男人实在太少,所以他有“眼中恨少奇男子,腕底偏多美妇人”之句。他自认他自己肯定该算得上一个奇男子,而另一个便是苏东坡了,所以他画得最多的男性是自己和苏东坡。《东坡居士笠屐图》绘苏东坡策杖孤征。人物广颊丰颐,长髯飘逸,斗笠屐履,衣带当风,神态潇洒,飘飘欲仙,使人缅怀东坡居士“一蓑烟鱼任平生”的倜傥风流。此图笔法飞舞而沉着,设色温润而淡雅,真可谓“端庄杂流丽,刚健含婀娜”(苏轼诗句)。

杖剑钟馗 立轴 水墨纸本 1941年作

款识:辛巳二月,将西出嘉峪展佛敦煌,屈指归期当逾,仲夏天穷道兄出纸命画,漫为图此以为别后蒲肠之叹也!大千居士爰并题。钤印:张爰、大千大利、大千豪发。

仿龙眠三高图 水墨纸本 1941年作 台北故宫博物院藏

平坡上,三位文士坐在两株古松之下。全作以水墨白描法画成,人物的衣纹先以淡墨打底,再以深墨定稿,虽然线条细如游丝,但因为复笔的关系,增添了人物的量感。根据画幅右下方张氏的自题,本幅为大千四十三岁在敦煌背临李龙眠《三高图》。

四十一年以後,大千先生应张岳军先生之请,又在上裱绫题写宋徽宗之子郓王的诗句,其晚年雄浑的笔势和早期清秀画风,形成了强烈的对比,别具一番趣味。

梧桐高士 立轴 1941年作

蕉荫避暑 设色纸本 1941年作

东坡玩砚 立轴 1943年作

蕉荫高士 立轴 设色纸本 1941年作

款识:辛巳十二月,仿吾家上元老人笔,似圣邻仁兄正之,张爰。 钤印:张爰之印、大千。

芭蕉高士类的画是张大千发挥才华的重心所在,他从勾摹古人名迹入手,由学石涛,八大山人,徐渭而登堂入室,尤其不遗余力地追摹石涛和徐谓。与此同时,他吸取石溪,渐江,明四家及董其昌的长处,融为一体,在水墨人物和花鸟方面奠定了根底。

此幅蕉荫高士作于1941年12月,这一年大千正赴敦煌,除壁画临摹以外的画作很少,此画即作于这个时期,殊为可贵。画面构图上松下紧,近处山坡平缓,一个高士缓步前行,芭蕉叶用笔墨简括,开张有势,浓淡变化丰富,并以浓墨勾蕉脉,富有层次感。

高士听松图 立轴 设色纸本

题识:为爱松声听不足,每逢松树便忘还。翛然此外更何事,笑向闲云似我闲。宋(唐)僧皎然句。大千居士爰。

《高士听松图》是张大千根据唐朝时期最著名的诗僧、茶僧皎然的名篇诗句“戏题松树”所创作的一幅情景人物画精品。皎然和陆羽,同被誉为中国茶道的创世之祖。皎然,俗姓谢,是中国山水诗创始人谢灵运的后代,在文学、佛学、茶学等许多方面造诣深厚,堪称一代宗师。皎然是最早“品茗会”、“斗茶赛”、“诗茶会”的倡导者,是茶文化、茶道理念的集大成者,也是“佛茶之风”、“佛禅茶道”的探路者。皎然是中国茶道的创始者,是中国茶文化的一代宗师。《高士听松图》是具有大千先生典型风格的代表性题材。通过画风、笔力、字体和款识的对照比较,可以断定其创作的年代应是四十年代中前期,画面宁静、祥和;气韵清新、秀雅;意寓高逸、深远;情趣丰富、盎然,是一件诗情与画意完美结合的高士题材佳作。

松下弹琴 立轴 1941年作

上款人胡亚光,字芝园,为胡雪岩嫡孙。画中逸笔寥寥,仅用淡墨勾画一枝松和松下散坐的弹琴高士,可见笔意之高妙、深远。张大千曾撰联于法泉寺:“岩前柱杖看云起,松下横琴待鹤归”。

高士临流 立轴 设色纸本 辛巳(1941年)作

款识:(文略)辛巳六月,检行箧,得内府仿宋麻纸,试曹素功亦政堂墨,皆乾隆间物也,写寄景阳仁兄,肃州大千张爰。钤印:张爰之印。

1941年5月,张大千赴敦煌途中,游览黑水桥、东坝湖等名迹,题识点明描绘的正是此处景色,从画面看却完全是画家心中山水。此画纸墨均为乾隆时遗物,弥足珍贵。上款“景阳”为民国时期教育界与政坛的要员秦汾(1882-1973),字景阳,浙江嘉定人。曾任教育部代次长,出席万国教育会议,为中国首席代表。1949年后迁居台湾。

独树高逸 设色纸本辛己(1941年)作

款识:荒邨建子月,独树老夫家。莫高窟壁画偶得唐人树法,写此,以老杜诗题之。辛巳重阳爰。钤印:张爰私印、蜀客、两到黄山绝顶人。

是图为张大千敦煌时期典型作品,从画法、用色等各方面均受到敦煌壁画深厚的影响。处于画家30年代末至40年代全盛样貌的转变期风格。“荒邨建子月,独树老夫家”两句为杜甫《草堂即事》诗中二句。“建子月”为夏历十一月,已处深秋。独树与老夫的搭配,顿显凄然萧瑟的秋景。而以唐人诗题唐人风格的画作,更是相得益彰,浑然一体。

桐荫高士 立轴 纸本设色 1941年作

题识:少有道弃终与俗违,乱山乔木碧苔芳晖,新罗山人有此,盖仿松雪斋笔也。辛巳秋日,莫高窟旁坐偶忆及之遂写此。蜀郡张爰大千父。钤印:张爰之印(白文)、大千(朱文)。

在这幅作品中,张大千先生的摹古功底得到了很好的体现,画中的高士所用勾线十分细致,采用了高古游丝、钉头鼠尾、折芦等描法,结合使用,精致准确,勾画出了高士的大体形象。毛发、胡须,用笔亦大胆稳健,线条呈现出爽利精准的质感,形象呼之欲出。作者善于用对比的线条来表现古人的风骨,古法己用,所以整个高士形象让人能从内心发出敬佩之情、尊仰之意。在处理画面的宾主、虚实方面,亦十分用心,高士是整个画面的中心和主体,用了最细腻的笔线来勾勒刻画,人物的形象精致而大气,而在处理石头、梧桐树以及草丛等时,用笔则干净利索,用大笔触快速写出梧桐树叶的形状,用老练枯笔勾出树的枝干,在勾勒皴擦石头的时候甚至勾皴并用,整个节奏快速爽朗,这些方法在画者类似题材的高士图中都有诸多表现。大千的人物画都是先生追寻古人墨痕,师法自然崇尚自然而留下的心灵印迹,是文人雅士心中高士的真实形象,也是传统文化精髓的集中表现。

版权声明:本站所有文章皆是来自互联网,如内容侵权可以联系我们( 微信:bisheco )删除!
友情链接
币圈社群欧易官网